緬北電詐四大家族覆滅 這背後還有聯合國的一堆料 加载评论...
資訊  差評  2024-02-01
 前天晚上,隨著一架飛機落在雲南昆明長水機場,曾經鬧得大傢伙人心惶惶的 「 緬北電詐四大家族 」 ,算是全部落網了。
所屬白家、魏家和劉家三家的主要頭目們,全被逮回了我國。

這種大喜事,一下子就衝上了微博熱搜第一。


在過去一年裡,咱們對緬北電詐窩點,可以說是頻頻重拳出擊。

從去年 9 月初,第一批嫌疑犯被 「 扭送 」 回國開始,我們是既抓大魚、也撈小蝦,如今,移交我國的嫌疑人已經有足足 4.4 萬人了。

最近這次覆滅的 「 四大家族 」 ,算是果敢當地的土皇帝,他們滿世界抓人當詐騙帕魯、開詐騙流水線。。。

而為了搗毀這四條大魚,去年 11 月,我們就對四大家族之首的白家小弟——明家發了 「 通緝令 」 。

短短三天,明家老大明學昌就傳畏罪自殺,剩下的蝦兵蟹將們隔天也就全部被抓了。

明家覆滅后,順著這根線,就摸到了四大家族身上。

 網上還流傳著,就在我們通緝白家二兒子的時候,對方在抖音上挑釁: 「 敵來將擋,水來土掩 」 的圖片。

然後,馬上就被一鍋端了。超清無水印美照

為了替大家摸明白這東南亞電詐的水,到底有多深,差評君翻了好幾期聯合國針對東南亞電信詐騙情況出的專題報告。

挖到了很多現在報道里,沒有提到過的信息。

比如報告里給了一組很恐怖的數據,光是緬甸被騙去從事電詐的人數,就至少有 120000 人,柬埔寨也最少有100000 人。

一旦完不成拉新任務,這些人就會面臨高額罰款。甚至還有什麼 「 呼吸費 」 、 「 鍵盤磨損費 」 、 「 交叉腿費 」 等等離譜的罰款,萬一不小心生病了直接罰 1000 美元。

賠點錢還算好的,除了罰款外,往往還伴隨著圈禁、虐待和毆打。

也就是說,咱們平時上網刷到過的那些緬北詐騙犯被剁手指、活埋的視頻,可能都是真的,而且情況遠比你我想象的慘。

如果再算上被騙錢的受害人數,那就無法估計了。

除了令人震撼的參與人數之外,報告里提到的被騙者類型也改變了差評君的想法。

就是近兩年的網路詐騙活動中,被騙錢的並不是以中老年人為主,反而大部分是大學生、研究生、 IT 從業者等等。

一位 i 春秋( 國內專門致力於網路安全、信息安全的機構 )的朋友進一步告訴差評君,根據他們的經驗來看,國內受騙人中的確是年輕的高學歷海歸比例最高。

這些人一方面對國內電詐情況不太了解,容易被騙子攻破心理。

 而且手機玩得都很 6 ,什麼移動支付、電子賬號、賬號授權啥的,操作起來沒準比騙子還熟門熟路。

老年人可能還在研究第一步,海歸這邊已經錢轉完了。

除此之外,報告還解答了很多人心中的一個疑問,就是既然都知道東南亞這地方電詐泛濫,為啥就是那麼難端掉?

這個原因,網上各路說法都有,而在聯合國報告中,主要指出了三點:

有組織、數字平台發展、地區治理薄弱。

有組織這個很好理解,緬北的團伙幾乎是 「 集團化 」「 工業化 」 和 「 受官方保護 」 的,畢竟都搞出四大家族了。。。

最開始的時候,四大家族其實就是個土地主,基本就是出租幾塊地,要麼就派點人手幫這些電詐集團看看場子。

 但經過一段時間后,他們發現電詐也太賺錢了,立馬跳槽辦詐騙園區了。報告里提到過一個 10 人團體,一周就能騙 40 萬美金。

這四大家族長期把持著果敢地區的軍、政、經濟大權,明面上聲稱要打擊電詐,背地裡不但維護電詐園區,甚至內部還為了搶地盤大打出手、火拚。

這種情況導致,就算緬甸自己都很難進去撈人。

更關鍵的,也是差評君覺得最核心的地方,東南亞的詐騙中心基本都是在所謂的 「 經濟特區 」 。

不過不要搞錯了,東南亞大部分的 「 經濟特區 」 和咱們國內的深圳、廈門們不一樣。

他們很多經濟特區名義上是為了吸收外資、發展經濟,實際上是打著這個旗號,這些 「 經濟特區 」 就有各種稅收優惠、貿易優惠,就連各種審查監管都省事了。

很快,本來是做著製造業、貿易區夢想的東南亞經濟特區們,搖身一變成了金融業和服務業的天堂——它的另一個名字也叫賭場。

對面就是緬甸泰國邊境上的星光賭場

聯合國之前出過相關報告,全在吐槽這些東南亞經濟特區相關的監管和執法機制有各種漏洞,完全阻止不了洗錢,甚至在一些邊境附近的經濟特區,國家的監管基本也就是個擺設,黃賭毒就沒他們不幹的。

而在疫情期間,作為經濟特區里的主要經濟支柱的賭場,業績是一落千丈。

於是他們紛紛進行產業升級,掉頭做了電詐。

聯合國調查完后發現,這些犯罪團伙已經把整個電信詐騙流程,升級成了一個他們都直呼精密的高級系統。

比如招人的時候,會設計精美的、充滿誘惑力的 「 招聘廣告 」 ,反正就是錢多事少崗位好;

然後 「 招聘手段 」 也花樣百出,包括但不限於找獵頭、砸重金挖人,甚至在一些地區開出了 300 美元的拉新獎勵,也誘惑了不少人綁架朋友入伙;

他們甚至還根據各國進行了各種本土化的適配,比如在中國就用國人常用的微信來詐騙。

哪怕都已經這麼樣了,不斷進化的詐騙集團還有源源不斷的生力軍。

他們通過詐騙不同專業的高學歷人士,然後分門別類地再把這些人進一步塞進原系統,並利用他們的知識和經驗重新優化詐騙流程。

根據一些內部人士透露,這些詐騙過來的工人比特地招來的專業人士、團隊元老們還聽話好用。

更恐怖的是,這些犯罪團伙已經半公開的在在全世界招工招詐騙工人了,已經有不少人被大餅吸引,慕名主動去參與詐騙。

所以說,他們不僅從全世界騙人騙錢,他們還拿著這些人、錢反向來升級自己的產業。

比如以前用銀行卡 「 跑分 」 洗錢,現在改成虛擬幣直接 「 上鏈 」 ;

拿著最新的 GPT 們重新設計詐騙套路;

之前喜歡騙學外語的來 「 打工 」 ,現在因為有了 AI ,反而更傾向於招學計算機的或者有自媒體經驗的人了。

當然了,這中間也少不了各種官 「 騙 」 勾結的腐敗問題。

一些高官乾脆直接在 「 販運工人 」 過程中擔任警衛,或者協助偷渡和出鏡,通風報信等等。

強迫犯罪人口販運犯罪者的等級

看完報告里披露的這些複雜的利益糾葛,我們也就明白為什麼果敢乃至整個東南亞,會成為一塊尤其難啃的臭骨頭。

而且,因為中國沒法長臂管轄,所以直接出手處理這種境外的窩點阻礙很大。

 為了一點點啃下他們,咱們早幾年只能先從內部做好提防。

2021 年的時候,先是在刑法里額外增加了一條罪名:幫助信息網路犯罪活動罪。

也就是常說的幫信罪,在明知對方用於電信詐騙的情況下,依舊提供幫助的人,也屬於犯罪行為。

後來,還追加了對微信和支付寶的個人收款碼的限制和規範。再加上國內各種渠道的宣傳、打擊,所以其實在這次新聞爆出來之前,咱們的對電詐的 「 戰鬥 」 就已經收穫頗豐了。

 比如去年 8 月到現在,國內電詐案件已經降了快 3 成,凍結了 35 億元。

再加上這次緬北四大家族的瓦解,難怪不少編輯部的同事都覺得,最近能明顯感覺到電詐電話數量變少了。

而且之前有大廠,每個月都會通報公司內部電詐被騙人數和金額數,這幾個月也停更了。

原來都是有原因的。

但理性地看,和電信詐騙的戰役還遠遠沒有結束。

說是在緬甸和泰國之間,還隱藏著一個更加臭名昭著的 KK 詐騙園區,在四大家族都被端了的今天,它不僅沒有絲毫收斂,甚至還在擴建。。。

哪怕這些 KK 們也被端了,之後也還是會出現其他窩點,如今網傳這些詐騙集團,就都跑到了迪拜、土耳其開二礦去了。

所以,只要有巨額利益存在,這個產業就會以另一個形態延續和興起。

我們當然希望在未來,看到更多、更有效的打擊電詐的措施。

但現階段,我們能做的也就是保護好自己,時刻保持警惕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