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酒吧色狼邪惡進化 女子一怒搬到巴塞羅那放心浪 加载评论...
資訊  新歐洲  2024-02-12 06:09
都說法國女人有著難得的鬆弛感,不好意思,你去看看那些在酒吧聚會的女孩們,她們敢不敢鬆弛?



巴黎在安全方面的成績一直是全歐洲墊底,只要你敢神經「鬆弛」一會兒,行為上「鬆弛」一下,馬上就有無數種方式叫你成為色狼們的獵物。

19 歲的莎拉和 24 歲的克拉拉和同學們一起參加生日派對,整個場子里,各種男男女女穿梭其中,記者看到她們倆一直有些緊張。

她們一邊在露台抽煙聊天,另一隻手按在胸前,拿煙的手還要時不時蓋住自己的酒杯,19 歲的莎拉解釋說:「我有同學真的被下藥了,我一秒鐘都不敢讓酒杯離開我的視線!」



在狂歡的舞池裡,危險以很多種形式出現,而且還在邪惡地進化,無數女性已經經歷了慘痛地教訓。

它可能是玻璃杯中的難以察覺的白色粉末、糟糕的咸豬手、暴力的拳頭,甚至是尖銳的針頭。

克拉拉低聲說:「去年,一個人拿針管扎了我的腿。我整條腿都麻木了,失去了感覺,我不得不去醫院。」



在Jean-Pierre-Timbaud 街(巴黎 11 號)的 Alimentation Générale 機構,26 歲的 Irène 向記者講述了她生活中的驚魂時刻。

2019年,在皮加勒的一家酒吧里,她剛剛拒絕了一名男孩,然後溜進廁所,突然有人試圖破門而入。

「他強迫我出來,我嚇呆了,我不得不躲了好幾分鐘。」Irène不敢驚動保安。

「我告訴自己,沒有人會相信我……」



1月底,法國手球運動員伯努瓦·孔庫德(Benoît Kounkoud)接受調查,他涉嫌在香榭麗舍大街附近的一家高檔夜總會(巴黎8號)強姦未遂;

同一周,一名前來觀看時裝周秀的美國遊客據稱在酒店酒吧舉行的派對后遭到強姦。



至於導演尼古拉斯·貝多斯(Nicolas Bedos),他將在九月份接受審判,他多次被指控在派對上進行非法性接觸。

焦慮的氛圍縈繞在酒吧,女孩也要安全地浪!姑娘們也要沒有後顧之憂地享受繁華熱鬧的夜生活!

可是,法國的類似營業場所一直缺乏切實可行的干預措施,為什麼呢?一些難以實施的法律「保護」難脫干係。



自2022年起,夜總會老闆在未經批准的情況下不能再安排自己的保安服務,老闆需接受280小時的培訓才可以。

酒店貿易與工業聯盟 (Umih) 夜間分會主席蒂埃里·方丹 (Thierry Fontaine) 對這個法律非常惱火:「你真相信一個業務經理可以缺席近兩個月去培訓嗎?我們只能把這些任務外包。可是這些安保公司,人員流動率高,協調難度大,很多員工沒有受過訓練,真的有事的時候指望不上,他們能做的僅僅是監控超市和夜總會的入口,這不是我們想要的!」



當然,還有很多經理在意外發生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做,還忽視了學習發生攻擊時應遵循的規則:隔離受害者、阻止外界干擾、攔截嫌疑人……

「有些人認為這種事永遠不會在他們的夜總會發生。」蒂埃里·方丹承認。

然而,這種響應能力對於收集證據至關重要,在法國,只有不到 1% 的強姦投訴會被定罪,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當然,危險不是只存在於人群當中,一旦你離群索居,走在夜晚冷清的街道,也會發現哪裡都是陷阱,克拉拉說:「我會把頭髮紮起來,或者戴著帽子,用大毛衣蓋住自己,看起來像個男人,所有女性都是目標。」

與糟糕的巴黎情況相反,巴塞羅那正在做出正面的榜樣,自從「No Callem」系統遍布全城后,巴塞羅那的夜晚正在變得越來越安全。



三十歲的莫德可能是比較激進的一員,她搬到了西班牙。

莫德嘆息著告訴記者:「我愛我的國家,但這種騷擾讓我感到厭惡,西班牙男人很多都是女權主義者,而且他們不害怕說出這一點。」

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對比是驚人的,在加泰羅尼亞城市,安全感佔主導地位,可在巴黎,恐懼佔了上風。

加泰羅尼亞首都是派對之都,2018年,市政廳、城市公共安全總局想出了一個獨特的「No Callem」系統來保護晚上的女性——一旦有不良行為發生,就會觸發反抗警報:



首先,工作人員立即對受害人進行隔離,將其安排到安全屋乃至急救室,安撫其情緒,受害者會被傾聽;

第二,致電警察和緊急服務部門;

第三,收集證據,將視頻監控錄像交給調查人員,並保護案發現場。

全市有40多家酒吧、音樂廳採用了這一系統。



就是因為這一系列的措施,企圖施暴的巴西足球明星丹尼·阿爾維斯得以被捕,2022年12月30日晚,一名淚流滿面的年輕女子被救護車帶走,她指控巴西足球運動員丹尼·阿爾維斯在貴賓室的廁所里強姦了她。

由於現場保存得當,警察在廁所地板上發現了與丹尼·阿爾維斯的基因圖譜相對應的精液痕迹。

這位巴塞羅那足球俱樂部的傳奇人物因此走上了被告席接受審判,西班牙檢方請求判處九年監禁。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巴塞羅那的「勝利」有多麼來之不易,西班牙人永遠不會忘記2016年潘普洛納節上被侵犯的18歲女孩,她被5個畜生侵犯、拍攝,最後這些人卻被簡單定罪為「性虐待」。

此案引發了該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女權動員:「Yo si te creo!」 »(「我相信你)」、「我們是你的夥伴!」



此案引爆了西班牙,甚至強行改變了法律,女孩不再允許自己被性化。一旦在外遇到問題,她們就會去找保安,確保她們在酒吧里是安全的。

在被評選為「世界最佳俱樂部第五名」的 Shoko,一名保安在女廁所前戒備堅守了近 3 個小時。「他只是等著,受到召喚才進來」。

經理說:「如果一個女孩告訴我誰有問題,我就會把那個男孩推開,然後我問女孩:你要原諒他還是投訴?如果是第二種選擇,我們會留著他直到警察到來。她永遠是做出決定的人。」



「No Callem」系統督促夜場的工作人員接受心理專家的培訓,教他們面對受害者做出正確的反應:「不要打斷受害者」,「不要評判他們」,「建議你握住他們的手」。

在巨大的夜總會門外,黃色和黑色計程車的隊伍保證客人散場后能夠安全到家;市警察則負責維護其他人通往地鐵的道路。

這裡新鮮的氣息讓其他歐洲國家的女性非常感動。



瑞士人瑪麗和卡迪嘉來巴塞羅那過周末,她們記得在夜行火車上度過的「糟糕時光」,在義大利那不勒斯,瑪麗還記得她經過時,聽到那些淫蕩的口哨聲。

而在巴塞羅那的夜晚,這些年輕的瑞士女性並不害怕,她們的眼睛盯著穿著防彈背心的氣勢十足的保鏢,沒有完全黑暗的角落,到處都安排了恰到好處的、讓人很有安全感的燈光。

卡迪嘉所說:「為什麼不是所有城市都像巴塞羅那那樣?」



來自法國伊夫里(馬恩河谷省)的 28 歲法蒂姆也對這一切感到震驚:「這是我們來的第二個晚上,沒有白痴來打擾我們……我們想穿什麼就穿什麼!哪裡都是警察,連打鬥都沒有,這裡與巴黎完全不一樣!」



在「No Callem」系統在全市布局之後,還有更多的好消息傳來,「Guardia Urbana」特警部隊成立,隨時準備前往案發現場,專門處理家庭暴力的法院成立、關於明確性同意義務的法律通過、月經假······

整個西班牙都已經舉起了拳頭,隨時準備錘爆針對女性犯罪的襲擊者。